小喵木

开学暂忙。

【轰出】草莓味香气

阅读注意:

1.本品成分:酸甜可口草莓牛奶,青春小美好系校园恋爱+少女文学。

2.各位轰出女孩!!!记得东京塔点灯啊!!!!

3.OOC

4.轰出Only。

5.无个性架空。

6.文笔不足预警。

7.阅读时长:8-15min

8.若能接受请愉快地取用本品吧☆。





——

青春与恋爱与小美好。

——

「1」

明亮的光洒遍了整间教室,每一粒尘埃都被照得透亮,轰注视着被染成淡金色的纤细尘丝在光海中缓慢地浮动,如同蒲公英絮一样;而在这时,他忽然注意到已经到了下课时间,周围一下子变得喧闹,交谈声像是沸水中的气泡一样,咕噜噜地冒了出来。

于是他习惯性地把视线朝着遥远的教室另一端转去,在影影重重间察觉那个座位上空无一人。

目光拨开重叠的人影,轰又环视了一遍教室,确定了那个身影并未处于教室中。

只是出神片刻而已,对方就已经离开教室了。在轰的心底浮上这个念头之时,他便轻轻地抿住了嘴唇。

教室里面不知何时围起了一圈人,明显在讨论着什么的样子。远远的,细碎如浪花的谈话声平平地推了过来。

“……学园祭应该准备些什么呢?”脸圆圆的褐发女孩子兴致勃勃地同周围一圈人讨论。

“基础设施是肯定要准备的,具体就看老师的详细安排了。”旁边的八百万抱着手臂分析道。

“真期待啊——”两三个同学齐声应和着,脸上的雀跃之情是怎么样都掩饰不住的。

“其他事情怎样都无所谓,学园祭总可以好好地观赏女孩子们的胸部了吧。”在离得稍远些的地方,一道声音从海拔较低的地方传来。

“峰田你——真下流!”那句发言被一众女生围攻了。

轰早在确认自己想找的人不在教室里的时候就直接起了身,此时他走近了聚集的人群,有几分不合时宜地发了言,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抱歉……你们有看到绿谷吗?”

“小久?”那个显得很可爱的圆脸女孩应了轰的问话,“好像被相泽老师叫走了喔。”

“应该是去拿学园祭的相关文件了呢,小绿谷。”另一句答话在很近的地方冒了出来。

“谢谢。”轰点了点头答道,说着便走开了。

交谈依然在继续,只是话题转换了一下,围绕着与轰和绿谷两人相关的各种事件展开。

“轰君又去找小久了呢。”产生了几分累意的丽日坐在了蛙吹旁边的座位上,手撑着脸颊,斜眺着轰渐渐隐于走廊的身影;坐在旁边的蛙吹也歪着头顺着丽日的视线望去,不出所料地捕捉到了轰似是略显焦急的背影。

“那家伙还真是三句话不离绿谷啊。”不知道是哪个同学忽然感叹道。

“绿谷说的话全都有在认真在听,也一定会认真地回复。”

“诶?有这回事?”本来距谈话中心离得很远的上鸣听到这句话后,立马探过头来,几分惊讶漫上面颊,而站在他右手边的峰田则是瞪大了眼睛,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在峰田似乎有所顿悟而刚欲作出什么发言的时候,人群中又钻出一句沉甸甸却又笃定的话来:

“等他们回来的时候留意一下就知道了,绝——对不超过三句就会提到绿谷的,轰的发言。”

当然,身后迸发的这些与自己有关的讨论统统无法传达到轰的耳中,现在的他也只是加紧了步子,向着老师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遥遥的,于穿杂的人影间,那一点蜷曲的绿色从走廊的另一端出现了,不断地生长、伸展,身形愈来愈明晰,宛如新芽渐次地抽出枝叶一般。

就好像久航的船员远远望见了陆地,那盎然的绿色将一粒一粒的碎光撒入了轰的眼中。但赶在轰有所发言之前,从对面迎来的人就弯起了眼睛,微微颤抖的睫毛宛如轻轻扇动的蝶翼,诉述着开心的讯息,紧接着在吸入一小口空气后,喊出了饱满的一声:

“轰君!”

轰的眼睛不自觉地睁大了些,一个呼吸未了,他便已密拢了步伐迎上了绿谷,自然而然地把对方怀中并不厚的一叠资料取走一半抱入怀中,又放缓步子悄悄地把步速调整到与对方一致,两人结伴而行,打算一同走回教室。

“轰君,你似乎急着找我呢,是有什么事情吗?”绿谷粗略地整理一下资料后,将心中的疑惑吐露出来。

话音刚落,对方的神情就有了细微的改变:眉梢些微落下,眼帘轻阖,掩住几分瞳中清辉的月芒,齿舌相抵间弥散了欲诉的言语,经久,方携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几分失落与委屈慢慢念道:

“绿谷……我的文件夹不在了。”

轰的文件夹有很多个。仔细想来,或许每一个看起来都是差不多的吧;即使不在了,再买一个或许也并不是多大的问题。

“是上次借物比赛我给你的那个吗?”

但是,绿谷知道轰说的是哪一个文件夹。

果然,对方的头点了点,柔顺的发丝小幅度地晃动了一下。

“那、我再给你一个?”

对方沮丧的神情深深地烙进绿谷心里,不擅长安慰人的绿谷只得想方设法地转移对方的注意力,好把对方从低沉的情绪中带出来。

那颗浸泡在峡底泠泉的心在悉闻对方的话语后一点点地升起了,如同晨曦时于地平面上缓缓攀升的初升之日;流经四骸的血液的温度也在渐渐地回复。轰又不自禁地令步伐更慢、更慢一些,连呼吸都愈加轻柔,轻得振不走一只蝴蝶,似是有意延长两人并行的时间一般。

回忆恍若潮水似的慢慢地涨了起来,没过了他们的脚踝,又一分分地漫上了小腿,裹挟着暖融融的温度。

“说起来,当时轰君直接朝着我跑过来,我真的吓了一跳呢。”绿谷挽起一个仿佛要融化了的笑容,眼睛弯成两勾小月牙。

轰只是一言不发地望着绿谷,似乎心匣中安置的角砂糖、草莓糖与柠檬糖都即将因过高的心温而一并融成粘稠的糖浆。

静谧的回忆无声无息地栖在两人的肩头。

那个时候,轰在抽到了写有“文件夹”的纸条后,便直直掠过场上许多相识的A班同学,向着离比赛地点有一段距离的绿谷所在的位置,不加思索地跑了过去。

绿谷也的确吓了一跳,因为此时对方正小口地喘着气,在越过了大半个校园后,向他求借他的文件夹。绿谷大致猜想到,对方该是放弃了途中诸多明明可求助的同学,坚持直接跑来找他的,这也使得他困扰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对方所索求的物品。

最后还是借到了。在绿谷手忙脚乱地把自己的文件夹找出来递给对方之后,对方的借物比赛也顺利完成了——虽然距第一名的差距意料之中的很大,但对方本人却似乎并不在意。

当然,文件夹兜兜转转还是没能回到绿谷手中。尽管对方在比赛结束后便来返还文件夹了,但在绿谷残存的记忆里,也仅剩对方那对待珍宝般小心地捧着夹子的姿态,以及自己在对方略显薄绯的面颊映入眼帘时,出神地说出了把文件夹送给对方的这番场景。

事件的尾声,便是绿谷之前一贯使用的文件夹到了轰的手里,而翌日绿谷也收到了对方声称“是姐姐给的”的对方原本的文件夹。

结果现在不见了啊……苦恼袭上了绿谷的眉头,令他忍不住偷偷侧过头打量对方的神色,不意外地与对方的视线撞上。

在绿谷刚想逃开对方的眼神攻势时,轰忽然发话道,眼底是一片清风明月似的认真:

“……姐姐送的文件夹只有一个,如果绿谷再给我一个,我可能没有办法也给绿谷一个文件夹了。”

在句末的尾音如水花般没入寂静空气的那一刻,对方的眉峰又紧沉了些许,只消一瞬绿谷便从中读出了轰心下的烦扰。

原来在为这种事情困扰着吗……?不可抑制的,一股涌于心灵深处的力量挑动绿谷的嘴角,让他禁不住微笑起来,好似枝上的花苞被金黄的阳光所照耀之后,悠悠地绽开了花瓣似的。

“那种事情……轰君不做也没关系的。”

就在此刻,两人心意相通般地对上了视线,绵长的吐息不知不觉间已被压至最低,只是保持着沉默,凝望入对方清澈眼瞳的深处,细细数着对方眼中簌簌落下的小雪花。

绿谷携着笑的面容映进了轰的瞳中,正如此时轰稍带惊讶的面容扣开了绿谷的心扉。似有春芽破土而生,顶开松散的土粒,邈邈细雨携满袖煦风而过;心河破开冰层,如歌般开始缓缓地流动。

仅仅在这须臾之间,轰便如呼吸般自然地萌生了想要牵住对方的手的心情。

缄默时分,轰置在身侧的手指动了动,一层薄薄的光打在上面,光影分明。

“啊,到教室了。”

喧嚷声如针挑破了那层包裹着两人的寂静,一池静默泄露而出,遂有谈话声挟着明亮的色彩与盎然的生气,一并朝着两人似浪涌来。

绿谷似乎有几分急切,加快了步伐踏入门内。

轰初初伸出的手疑虑间又放了下来,接而踩上绿谷走过的路,跟着走了进去。

“他们来了呢……”一进教室,不远处几个同学便在小声讨论着,冷不防间这么一句话抖落出来,漏到了轰的耳中。

轰的眉梢细微地斜压下一点,若是绿谷有分神稍加留意的话,一定会发现对方正感到一丝疑惑不解。

“请同学们务必认真阅读待会儿发到你们手上的通知单。本次学园祭我们A班抽到的表演节目是魔术,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负责起装饰教室的任务……”

很快,走上讲台的绿谷的通知声便把轰的注意力吸引走了,轰如往常般将目光聚焦到对方身上,眉痕悄然舒开。

“……真的有在看着喔。”

背后的窃窃私语没有停止,似乎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别再说了!搞得我真的觉得他们有点什么啊!……”这回窜出的男声让轰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刻意压低的声音一时间让人难以细心辨认。

认真听绿谷讲话啊。轰的眼神并未产生太大波澜,只有眉毛又轻轻拧住了;这番念头也只是在他心里过了一遍,又悄无声息地咽了下去。

“……关于每个同学任务的详细安排都有写在表单上,大家一起向着学园祭进发吧!”

通知结束了。轰又赶在班级里的同学围上来之前走到了绿谷身边。

绿谷手中拿着的通知单一点点地减少,轰也把之前抱到怀里的半叠单子帮忙发了出去。

“这个‘布置教室’具体的内容是什么啊?轰同学。”有一名男生似乎是被推了上来,末了还不知为何特意点名叫了轰。

陡然,人群的大半目光并不隐秘地落在轰的身上,令轰心中的疑惑更甚。

他低头仔细研读了一会儿表单,方开口答道:

“在表单背面有写。”

与此同时,他听见了围起的人群中流窜出小小的一声——

“一、”

未等他反应过来,又有另一名女生佯作惊讶地出声道:

“哇,轰同学和绿谷同学的任务是准备装饰用的彩带啊。”

对话又一次提及了自己。这一回,聚集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更密也更加热切了,似乎在期待着什么的样子。轰心中疑惑更浓,使得他尽管不知该说什么,却也不免应了话:

“嗯,是这样的。”

——“二、”

不明所以的计数仍然在悄声进行着,轰感到困扰的同时更靠近绿谷了些。

他保持着静默,又似是在犹豫,话语数次卷上了喉间,又数次被按了回去。

终于,轰唇齿张合:


“……绿谷,你想在什么时候完成分配的任务?”


人群里翻涌的惊呼声已经无法再掩饰了。几乎是在轰说出这句话的瞬间,躁动便在围着的A班同学们间蔓延开来,与此同时,一句句莫名其妙的言谈溅洒了出来。


计数声倒是停止了。


隐隐有诸如“是真的……”、“我还以为是玩笑话……”和“真的三句不离……”这般的只言片语漂了过来。

“轰君?”

未加留意的时候,轰已经退到了绿谷身侧,碰到了对方的手臂。

轰也怔了一下,相撞的部分似乎窜过一串小电流,窸窸窣窣的麻感缠了上来,随后他微微颔首道:“抱歉。”

“那大家一定要记得按照单子上的时间与要求开始准备哦!”绿谷再次强调了一遍。

“是!”应和声此起彼伏。

向着文化祭进发吧。

「2」

活动室内。

四扇宽大的玻璃窗统统被拉开了,空气水一样自然地流淌着,只余恍如蝶翼的白色薄帘安静地垂着,和着风流轻轻地扇动;暖金色的柔软光线在室内铺了一层又一层,如同琴谱上跳跃着的音符一般,室内每一条棱线都被抹上了蜂蜜一样的橘金色,显得亮亮的。

A班的同学们在积极地准备着,人影攒动,笑闹声在空气中搅起了一个个漩涡。

“别看我这样,说不定我超有天赋的啊,可不要小看我啊!”红头发的男生自信地对着自己比了个大拇指,一边揭开了盖在面前的黑盒子,两只白色的鸽子咕咕叫着飞了出来,围在他身边的两三个同学也开始喝彩。

“切岛!可真行啊!”

“真有你的!”

于是伴随着这阵笑闹声,鸽子倏而不见了踪影,振振翅膀高飞了起来。

刚刚搬来一小箱颜料与画具的芦户觉察到一片小小的阴影从头上掠过,接着有扑棱棱的扇翅声迎面吹来。

“这不是魔术用的鸽子吗?啊、往那里飞走了!”

芦户不可抑制地发出一声惊呼,目光追随着飞翔的两只鸽子转过一段弧度。

“关窗,同学们快关窗啊!”另一端弹出一句急急忙忙的话,声音似乎是班长发出的。

窗子被闻声的窗边的同学及时关上了。

“……鸽子呢?”不远处跑过来的切岛几人显得有几分迷茫无措。

“飞向那里了呱。”手臂上挽着一个工具箱、脖子上还挂着一个相机的蛙吹路过时好心地指了个方向。

剪刀、胶水、尺子……绿谷把用具准备好后,把不同规格与色彩的纸条纸带分门别类地放好,身旁坐着的轰不断地把彩带给对方递过去。

专心致志工事中的绿谷为了方便不知不觉间已然半蹲坐在地上,轰也随之趺坐下来。

周围的闹声忽然又涨了起来,呼哧一下子灌进了耳中,像是啤酒刚开时呼啦啦冒出的一堆白沫,轰有些警觉地抬起头,余光瞥见四处跑窜的几个同学,在发觉绿谷并未对此有什么反应后,就又低着头配合着绿谷的工作。

“往那边去了!”

此时此刻,这句话蹿入了轰的耳朵里,但他并未再将注意力分到这些事情上。

忽地,头顶上多了什么重量,这下他终于再次抬起头了。

绿谷也似是意识到了什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绿谷,你头上有一只鸽子。”轰直言指出。

一只白鸽扎在绿谷乱蓬蓬的藻绿色头发里,翅尖抖了抖,挪了几下找到了最舒服的位置后,把脑袋埋了进去,整只鸽洋溢出幸福的气息。

“嗯……我想也是,因为轰君,你头上也有一只。”绿谷眨了下干涩的眼睛答道,几分不知所措爬上脸来。

另有一只鸽子停在了轰的头上,小巧的红爪子抓着轰细细的发丝。

轰也僵住身体不敢乱动,望着绿谷不确定地问道:

“要直接弄下来吗?”

“或许可以试试……”

两个领域外人士小心翼翼地企图尝试,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在绿谷和轰的头上啊!鸽子!”

赶过来的切岛几人喊道,鸽子奇妙的没有被冒失的几人吓跑。

得救了!……激动的发言于绿谷心中喷涌而出,脸上盛满了过了头的感动之情。

切岛咧着笑干脆利落地把绿谷头上恋恋不舍的鸽子抱了下来,另一头同行的濑吕也把乖乖倾下些头的轰顶着的那只鸽子取了下来,还向切岛比了个OK的手势。

在冲着取鸽小队挥手道别后,结束了手足无措状态的两人的剪纸事业终于得以重新启动。

“这种款式的彩带就先拜托轰君你来剪了。”绿谷手执灰柄的剪刀说着,神情一凝,眼神晶亮,全神贯注地开始处理起手中黄色的纸带。

“嗯。”轰也不再盯着绿谷,开始了手头的剪纸事项。

彩金的稠密光芒覆上每一条纸带,令之显出甜蜜可口的色泽;剪刀的边缘也折射着亮亮的金芒。裁剪过的成品一点点堆积起来,时间淌过。

轰忽而顿住了动作。

“诶?轰君,你已经做完那个部分了?”对面的人也滞下了剪刀,瞪大了些眼看过来。

天光浮动,轰凝视着对方澄静眼中缓慢漂浮着的薄薄云霭,点了点头,又取出另一种纸带。

“不愧是轰君啊,做什么都很厉害。”

对方发出不加遮掩的赞叹,绿色的卷发沐浴在橙黄的阳光下,烫上了一层鎏金,恍若是一卷火烧云,又明亮又温暖。

不知是绿谷的错觉,还是清风徐徐而过的缘故,对面的轰贴在面颊的发丝似乎一下子蓬开了些。

轰不再言语,便又投神于斑斓的彩带上了,用剪刀仔细地把它们裁成指定的样式,再细致地修整;时而转换角度,时而翻动彩带。

剪刀咔擦声陆陆续续,如同三两只蚂蚁窸窸窣窣地爬走过草丛,又如同春蚕啃食着桑叶。

稠融的橘光不加吝啬地倾倒而下,沁开馥郁的芬芳,好似大吉岭红茶。

指针咔哒咔哒地走着。

光迹逐渐偏斜,金色与橙色被抽离出来,遂又有玫瑰灰色溶解在其中,尔后数不清的细碎光粒又被轻轻飘动的纱帘筛过一遍,漏出洒了一地的斑驳光影。

剪纸一事已要走至尾声,各款不同的裁好或是粘好的彩带零零散散地堆在两个人旁边,披笼着粉金色的光做的羽衣,如若繁茂生长的一大片麦田,一时间竟有纷纷扬扬的田野的清香弥散而出,间杂有飞舞的蜻蜓与遥遥的蝉鸣,说不出的静谧。

“好的……完成了!可以休息一下了。”绿谷放下缠好的最后一卷彩带,脸上还淌着萤亮的汗滴便笑了起来。

轰一言不发地起身,从放在旁边的自己的挎包中取出一盒牛奶,坐在了绿谷身边就扎进了吸管开始喝。

“看得我都渴了啊……”绿谷小声地感叹道。

轰喝牛奶的动作停了下来,一眨眼间,那盒牛奶就递到了绿谷面前。

下意识地这样做了后,轰才后知后觉到几分不妥,握着自己喝过的牛奶,神情显然地低落下来。

“轰君,我可以喝吗?”万幸,对方似乎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妥,礼貌地征求了意见。

轰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牛奶被绿谷轻轻地拿走了,对方小小地啜饮了一口。

“是草莓味的啊……”

对方这么讲着,又说道:

“轰君经常喝牛奶呢。”

“嗯,”轰回应道,“喝牛奶有助于长高。”

绿谷担忧地回忆了下自己的身高,接着问道:

“那草莓味又是什么原因呢?”

这一下,轮到对方思考了半晌后才回答:

“……是……我自己喜欢的口味。”

谈及这个的时候,轰的神情十分祥和而柔软,嘴角也有浅浅的弧度。

绿谷悄悄地观察轰的表情。

清漓的草莓味香气四散开,色调愈发绮丽的阳光焗染在墙上,烙下几抹绯色的光痕。

两个人又轮着把那盒草莓牛奶喝完了。

“……绿谷,”在心头烫过几轮的话语终于被吐露出来,“你觉不觉得,我们的座位离得有点远了。”

几经辗转,轰还是把心迹袒露了。

“诶,有吗?”绿谷的口气似乎有点惊讶。

“……”轰低下了头,不再提起这份想要更加靠近的心情。

与此同时,早上他想伸手挽住对方的手,而对方却急匆匆地走进了教室的画面又在轰心里细细地过了一遍,于是他的面容显得更加失落了,眉尖顿住,些微倾斜倚入鬓间。

绿谷也觉察到了对方有些不同寻常的心情:

“……轰君?”

“绿谷。”

突然而然地,轰握住绿谷的手。先是迟疑地用指尖轻触,随后拨开些袖子轻扣住手腕,再把整个手掌慢慢地覆了上去;当肌肤相抵之时,他眼底的闷闷不乐的烟霭终于倏然散开,瞳中流露出了醉醺醺的神情。

霎时间,一丝莫名的悸动滑过绿谷的心弧,对准心扉扣扣地敲击了两下。然后又在他欲图出声说些什么之前,对方整个人袭了过来,困盹地把头埋在了绿谷的肩上,眼睛阖上了,敛住了瞳内一片清风明月。

绿谷僵了一瞬的身体渐渐松了下来,又扳正了一点对方的姿势,让两个人都感觉更加轻松,之后也学着对方的样子,闭上眼休息起来。

……

“小久!——”

不知道过了多久,丽日和A班其他几个女生跑了过来,但一句兴冲冲的喊话还没讲完就被她急急忙忙咽了回去。

“睡着了吗?”

女生们围起来,探出头悄悄打量着。

那两个人安静地靠在一起,神情安宁静谧,均匀地呼吸着,没有应话。

“本来是想看看他们这组还要不要帮忙的呢。”说着这句话的芦户脸上还有几点浅浅的颜料痕迹。

“他们关系真好啊。”想着早上听到的谈论,八百万也这么感慨道。

“不……关系好过头了。”耳郎神情怪异地盯着睡着的两人交握的双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丽日又减小了音量:“总之不要吵醒他们吧,果然还是都累了呢。”

蛙吹取下了脖子上挂着的相机,接着咔擦一声响起。

“到时候给他们看,呱。”

然后悄无声息地,女生们又离开了。

「3」

文化祭很成功。

A班布置的区域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切岛他们的魔术在不懈训练后,表演的时候也终于没再出什么大岔子了,如果最后收尾时两只鸽子没有直接飞出礼堂的话就更好了。

相泽老师还是把轰调到了绿谷的斜后座,那之后连续好几天芦户每次路过那里都觉得轰同学的背景板有粉色的小花在转。

轰获得了新的文件夹,绿谷送的。

紧接着那天下午绿谷收到了一盒文件夹。

“因为没有姐姐送的文件夹了,所以只能用数量弥补质量了。”对方解释道。

以及,那之后轰试图过带着两盒草莓牛奶,却被极度不好意思的绿谷给坚决拒绝了,当事人只好继续带着一盒草莓牛奶。

然而,对和对方一起分享一盒草莓牛奶却往往不会被拒绝一事,轰感到无法理解。

但是早已顿悟的耳郎和峰田两人都理解,并且看透不说透。

因为「××」就是草莓味香气的啊。

—End.—

写在后面:

自我感觉比上一篇还垃圾……orz

标题neta了柑橘味香气,本来是想写百合双性转的,但是写起来怪怪的所以打消了这个念头……_(:зゝ∠)_

尝试校园恋爱风,依然失败了,有一些想写的片段写不进去了还有的写着写着就忘了(……),试着加入搞笑元素但果然更糟糕了……如果你有笑的话记得来埋一埋我,我已经凉了……

有没有人猜一猜轰轰的文件夹是怎么丢的吗?还有最后一行「××」的内容???应该很好猜的!

唉算了,不会有人看的。

最后,各位轰出女孩有能力的一定要记得去去刷点灯tag啊!!!!

总之,See you next time!

评论(16)

热度(65)